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chinaximei.org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我看他问起来,也不隐,就把鲁王宫和海底墓的事和他讲了一遍。只他听得脸色一会儿白一儿青,被我说得一愣一的,半晌才感叹道:“的姥姥,本来我还以为的三年牢也够我吹一辈了,和你一比,就啥都是了。你干的这事逮住得枪毙啊,真是三年不,刮目相看。

我对这种习了解不多,知道有一些族,一直沿着“洞葬”丧葬习俗,天然洞穴作坟茔,将死亲属的灵柩不论男女,有规律的放洞穴中,一桑一层,下的松垮腐烂,上面的继叠加上去,样越往上的柩的年代就近。入洞的者需是本家中六十岁以的老人,且婚,非凶死传染病死及地死老人才葬在此处

老痒看了上面,说道:“我一这东西,脑子就一个词,你看一根柱子,叫‘我爱一条柴’么样?

拿手电仔细一照原来这水下的铁上缠着一具腐烂尸体,身上的肉经泡烂了,两只洞直勾勾的瞪着,年直去分外的狞诡异,我仔细看,发现他穿的一件冬天的登山,身后还背着一背包

僵持了几分,火把上的火焰扑腾了几,逐渐虚弱下来,老痒了看火把,然叫道:“娘的,我有点子,要不们一把火把里的棺材全了,给他来火烧连管十里,烧光了干净了。

棺椁中一片漆黑不知道内层的内或者棺木是腐朽,还是放置在黑的深处,棺椁的壁好象还涂了一可以吸收光线的料,探灯的光线过去,什么东西照不出来

我看见这巨大一根柱子,也讶的浑身凉,哆嗦:“那得把它插在里的人才道,他娘,这样说来,上面那个矿井可能根本是为了挖而挖的,是为了挖个东西。们这一路来,竟然到了山底没有找到头,那这西插到地下,得有深啊?”

我忽然感觉非常地不自。齐羽。这名字不是熟这么简单,象经常听到我心里有一很特别的感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有失国体

东方丽

病夫有责

某如雪

[红楼]贾芸逆袭有道

竺恨蓉

轮怎么弄死室友

前壬

隔墙花

濮阳杰

倾世聘二嫁千岁爷

邸幼蓉

狂傲冷夫难驭妻全文免费阅读

赖辛亥

不要h

呼延瑞丹

少年大宝传奇

吾惜萱